作家简介:

周郎,中国武侠文学会签约作者。在首届中华武侠小说大赛上,周郎作品《鸳鸯血》与港台名家于东楼先生的《短刀行》、温瑞安先生的《温柔一刀》一起,荣获首届中华武侠小说创作大奖赛最高奖――银剑奖。是大陆诸多参赛的武侠小说作家中,惟一获得此项殊荣的作者。

周郎小说全集
共23本

白雪刀

简介: 正月十五,风雪满长安。灞桥边的枯柳已蒙上了晶莹的白雪。肖无濑抱着剑,端坐在桥头,宛如一尊肃穆的石像。狂风如刀,似要割裂他的脸。白雪如沙,似要将他湮没。肖无濑没有动,他已经在这里坐了整整四个时辰了。他已几乎变成了一个雪人,连眉毛上都已结起了冰花,可他没有感到冷。他的心中,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。那是复仇之火。桥边有一家酒店,门前拴着一匹黑色的骏马。掌柜的殷勤地为惟—一个客人端上酒,很想和他攀谈几句,可看那人一脸阴沉,只好讪讪地退到一边去打瞌睡。

织心拐

简介: “嗬!华山掌门白思俭白大侠也来了!”“走在他旁边的便是他的大弟子,人称‘飞天剑’的司文涛。”“那小子手底下有两下子。”“可不是只有两下子,人家那一手华山剑法,当真是出神入化,较之乃师也并不逊色呢!”“瞧瞧,那边来的,不是青城派的牛老前辈么?”“看来铁人凤面子不小啊,连白、牛这种身份的人竟都来了!”“要不怎么人称‘济南铁府’是武林第一家呢?”“赛孟尝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啊!”“看,来的那人是不是……”“啊——黑道大豪杨超杰!乖乖,他也来了!”

蝴蝶戟

简介: 初秋的风温温柔柔的,初秋的风清清爽爽的。初秋的风中,已没有炎夏的炽热,却多了许多妩媚的凉爽。篱笆上打碗花悄悄地开着,红蜻蜓紫蜻蜓在款款地飞着,蝴蝶在翩翩起舞,似是想极力留住这转瞬即逝的美景,不让它滑入深秋的肃杀之中。蝴蝶的青春,是在温暖中绽开的,却将在严寒中消失。何出东张西望地在街上蹓跶着,对襟小褂大大地扯开着,坦露着他紫黑色的胸肌和窄窄的腰。何出下身只穿着条及膝的肥大肮脏的短裤,他结实修长的腿迈一步,够别人快走两步的。何出脚下趿着双木屐,走在青石铺成的街道上,的的作响。何出走在街上,跟所有他碰到的人打招呼,也不管人家理不理他。

胭脂扣

简介: 李同春的女儿李锦文病了,消息很快就传开了。实际上一个人生病是很正常的事,应该是不值得人们如此传扬的。但李家不同一般,李同春是武林大宗师,而且精通歧黄之术。所以么,名医自己的女儿病了,又治不好,当然就会令人十分奇怪了。听说这锦文小姐美貌之极,而且武功又极高,她会生怪病,也令人十分不解。江湖上更是传得沸沸扬扬。锦文小姐的病症究竟如何,没人知道确切的情况,但从李府中传出来的消息说,锦文小姐的一只胳膊不能动了。这就更让人不解了。

黑月亮

简介: 郭镰回头大声道: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见——”他的拳头已经捏紧了。小戏子显然是要气死他。雨本来就大得吓人,在哗哗啦啦的雨声中小声哼哼,不是存心要人听不见吗?跟在身后的小戏子却两手抱胸,似乎已冷得把声音都冻掉到肚子里了:“……”郭镰气疯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把抓住小戏子的肩膀,凑到他耳边大叫道:“你说什么?”小戏子痛得两条好看的弯眉毛都直了。他也凑到郭镰耳边尖叫一声:“你混蛋!”郭镰一怔,脸都气歪了,手上也加了一把劲:“你骂老子?”小戏子一下痛得蹲到地上:“你下死劲抓我,不是混蛋是什么?快松手!哎哟……再不松手我要骂人了!”

离魂伞

简介: 郭镰回头大声道: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见——”他的拳头已经捏紧了。小戏子显然是要气死他。雨本来就大得吓人,在哗哗啦啦的雨声中小声哼哼,不是存心要人听不见吗?跟在身后的小戏子却两手抱胸,似乎已冷得把声音都冻掉到肚子里了:“……”郭镰气疯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把抓住小戏子的肩膀,凑到他耳边大叫道:“你说什么?”小戏子痛得两条好看的弯眉毛都直了。他也凑到郭镰耳边尖叫一声:“你混蛋!”郭镰一怔,脸都气歪了,手上也加了一把劲:“你骂老子?”小戏子一下痛得蹲到地上:“你下死劲抓我,不是混蛋是什么?快松手!哎哟……再不松手我要骂人了!”

香木剑

简介: “枪王,枪王!”满街一片嘈杂的喊声,喊的都是这两个字,仿佛这两个字有某种神奇的力量,可以使人着魔。满街的人都涌向一个地方,他们都在狂喊着,像一群疯子。尤其是那些少女和少妇们,更是一个个脸儿绯红,眼中闪着动人的波光。那是一种渴望见到英雄也渴望被英雄见到的波光。“枪王,枪王!”“枪王”是谁?谁又能得到这许多人的欢呼?“枪王”的确可以称得上是枪王。

星星索

简介: 静极了的春夜。玉一般深碧的天空上缀满了星星。有人说,天上一颗星,地上一个人,一颗流星落了,相对应的那个人也就死了。也有人说,趁着流星的光还没有在夜空消失,赶紧在衣带上打个结,同时心中许愿,如果衣带结能结成,你所许的愿自然就能实现。严峻和微笑,残酷和宽容,短暂和永恒,绝望和希望……就这么古里古怪地统一于星星之上。今夜的星星,似乎离这个山里小镇很近,近得好像你用手都能摸到似的。星星就在屋檐,星星就在山顶,星星就在树梢,星星就在吹过来的风里。

合欢梳

简介: 方向天风流自赏,并将其成名兵刃——两柄“合欢梳”送给了两个情人钱玉如和丁若琳。方妻西门飞燕是神秘组织血鸳鸯令的令主,她杀死了方向天和丁若琳,并将钱玉如卖进了烟花巷。钱玉如因已有身孕,只得忍辱偷生。丁若琳的幼女丁红则被西门飞燕收养。钱玉如的儿子钱麻子长大后,伤心地离开了母亲,流落江湖,寻找仇人。他因躲过了第一杀手公孙奇的闪电一击而名动江湖。血鸳鸯令威逼姑苏林千峰归顺,林千峰之女林梦找到了钱麻子帮忙,钱麻子赶到林家,重创西门飞燕,林千峰却不能容忍女儿和妓女的儿子相爱,将林梦和钱麻子轰出大门。西门飞燕自知命不长久,将令主之位传给丁红,令其擒杀钱麻子,自己和钱玉如同归于尽。丁红爱上了钱麻子,将林梦暗杀,并勾引钱麻子。在得知真相后,丁红用合欢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钱麻子成了酒鬼,和公孙奇混迹市井,并收陈良和边澄为徒,从此不问江湖事。

九合掌

简介: “边澄这小子,真他妈不是东西。”陈良气愤愤地自言自语。本来么,二人说好一起出来游历中州的,没想到边澄中途钻进了少林寺,撇下他陈良一个人,冷冷清清的多没意思。更可气的是,边澄只不过是在少林寺中执役的,也不过就是打打杂而已。如果边澄是去当方丈,或许陈良还会高兴些。最让陈良觉得不可理解的,也最让陈良生气的是,他不明白边澄钻到少林寺里去到底是想干什么。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,边澄想在寺里学上几年少林功夫。自少林寺立寺以来,少林功夫就一直被视为冠绝武林的绝艺,而少林寺也一直都是武林人心目中的武学圣殿。

金花鞭

简介: 马老白的私生女野丫头找陈良报仇,却错将臭嘎子左右军追得满天飞。臭嘎子被身负血仇而又风流嗜杀的任莲下了毒,被迫去杀任莲的仇人——武林奇人石不语。石不语和阮郎是一对孪生兄弟,三十年前,他们曾重创了任莲的外公毒天师,抢走了《太清秘笈》,又遣其徒乔叔牙骗取任莲的信赖,暗杀了任莲之父任青云。而他们这么残忍的原因,却是因为毒天师的秘笈是通过毒杀阮郎的继父母得到的。任莲利用臭嘎子吸引了石不语等人的注意力,自己却通过内应攻下了石不语的观棋山庄。石不语的宠妾温九娘既是任莲的内应,又向石不语出卖任莲的情况,她的另一身份则是某个神秘组织的要人。她利用石不语杀了任莲,又利用乔叔牙杀了石不语等人,最后被乔叔牙用计擒住,带回南疆。臭嘎子觉得自己长了不少见识,但又觉得这种见识还是不长为好,他只愿离开恩怨是非无法分明的江湖,去找爱他的野丫头。

美人拳

简介: 质朴纯真但又喜欢出口伤人的孙山听信苏三的玩笑话,导致“龙凤双剑”张辟邪和李青青一对爱侣反目成仇,孙山深以为疚,苏三却一力撮合孙山和李青青,闹得不可开交。张辟邪来到歙州,是等待某人报告杀父仇人的消息,这个“某人”居然就是老好人孝廉公郝正仁。郝正仁事母至孝,有口皆碑,但孙山却发现郝母竟是七圣教教主梁悦所扮,她为得到郝家珍藏的武学秘笈,不惜扮了十三年郝母。出人意料的是,郝正仁也是假的,他就是张辟邪的父亲张功曹,张、梁二人恰巧在同一天夜里下手杀害郝氏母子,双方以假对假,历十三年而未觉,但张功曹最终找到了秘笈,它就藏在他每天给“郝母”捶背的美人拳里。真相大白后的张功曹和梁悦同归于尽,张辟邪被梁悦击成重伤,但孙山和苏三将藏有秘笈的美人拳留给了他。多年后,张辟邪成了一代名侠,武器就是美人拳。李青青则与孙山结为爱侣。

震天弓

简介: 江南两个暗器天才任独立和燕双飞要一决高低,名义上是江南太小,容不下两只虎,实则是因为一种神奇的武器“震天弓”。明艳无俦的罗敷全家死于震天弓下,她听信任独立,认为燕双飞是凶手,前来复仇。燕双飞的朋友苏三和李抱我赶来相助燕双飞,却察觉事情诡异莫测。任独立的同伙阮飞燕暗中不停地削弱任独立的实力,同时又撺掇罗敷击杀苏三和李抱我,且点明任独立是贼喊捉贼。苏三爱上了蔷薇园的主人金薇姑娘,并从她口中得知任独立就是震天弓的主人,而李抱我则与罗敷是青梅竹马伙伴。苏三极力安排李抱我和罗敷见面,促成好事,自己却因一场误会痛苦地离开了金薇姑娘。决斗之前,燕双飞发现自己的爱侣已被任独立掌握,而任独立也发现自己是为他人做嫁衣裳,但都已欲罢不能,任独立因震天弓已被阮飞燕手下人弄坏而亡,燕双飞等人也摧毁了阮飞燕的势力,可燕双飞也永远失去了爱侣。

红蔷薇

简介: “我说苏三,你小子是不是有毛病?”臭嘎子一生起气来,那模样真能吓死人,说的话一般也很不好听,很呛人。苏三瞟着坐在一边微笑的陈良,笑眯眯地道:“臭嘎子,你很难得,很难得哟!”臭嘎子的脖子顿时粗了一圈不止:“你少打岔!老子怎么难得了?”“嘿嘿!你小子成亲有两年了是不是?野丫头也给你生了一个闺女了对不对?我没想到,你还是这么个火爆脾气,所以才说你很难得,难得之极!不像有的人,越来越温文尔雅,转眼不见,还当他是教馆的冬烘先生呢!”

风雷鼓

简介: “嘭、嘭、嘭!”好威风的鼓声,好雄壮的鼓声。鼓声激越昂扬,每一声都像是一把无形的铁锤,重重击打着听者的心。这是什么鼓?这是谁在击鼓?世上还有谁,能击出如此震撼人心的鼓声?没有人知道,因为知道这些的人都已经死了。他们就躺在草丛中,七窍流血,死状极惨。他们是雄视天南的赵家五虎。曾几何时,也有无数名振天下的武林高手、江湖豪杰横七竖八地死在他们刀下。现在报应却降临到他们头上了。

野王旗

简介: "敝姓朱,嘿嘿,朱争,你们听说过没有?"朱争笑嘻嘻地冲他碰到的一群行人打招呼,亲亲热热的。可那群人却都跟见了鬼似地侧身躲开他,一声不吭地绕道而行,把手里的包袱什物夹得紧紧的。朱争在他们背后跳脚大骂:"你们有眼不识泰山!井底之蛙,孤陋寡闻,竟然没听说过老子的名字!"梅公子微笑着站在路边,轻轻地道:"看来你的名气还不够大。这些人都是长年在江湖上奔波的生意人,见识很广,若是他们都还不知道你这么个人,就说明你还有必要多多努力。"朱争回头瞪眼:"你说话少阴阳怪气的。"梅公子一本正经地摇摇头:"我说的都是好话、实话。

孽海佛光

简介: 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小了。他看着右掌心里托着的一粒朱红色药丸,心里一阵阵发冷。这巳是他四粒保命神丹中的最后一粒了,而现在正竭尽全力抵挡追兵的,是他的贴身卫队“龙虎营”中仅剩的最后八个人。仅凭这八个人,绝对挡不住追来的那些杀手,这一点,他很清楚。正在与杀手们拼命的那八个人,也都很清楚。就算他现在服下手中这粒药丸,跳出车厢去参加战斗,也不可能将杀手们击退,因为它只能使他恢复六成功力,而且其药效也只能持续两个时辰。

楚叛儿

简介: 春天本来就是个神奇的季节,春天里总是充满了神奇。当你一大早打开门,发现门前那片草坪已在一夜之间由枯黄干涩变成嫩绿晶莹,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份神奇?当你察觉脚下的土地突然间变得充满了活力,当你看见桥下瘦瘦的河水突然间变得丰腴妩媚,当你听见窗前窗后不知怎的就凭添了许多清脆温婉的鸟啼,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份神奇?现在我们要讲的这个故事,就发生在一个春天里,这个故事自然也和春天一样,充满了神奇的色彩。在讲这个故事之前,我们先介绍一下前几个春天里发生的事情。

燕歌行

简介: 他写这首诗的目的,倒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博闻强识,而是为了讽谏当今的天子,永乐皇帝朱棣。严子乔斜签着坐在锦墩上,紧紧盯着面前的棋盘,双眉紧皱,似乎是碰上了难解的局面,可他心里却在默念着解大才子的这首诗,并为解缙这番白费的苦心而叹息。他想,若是解缙现在在这里,只怕鼻子都会气歪。端坐在严子乔对面,同样面色凝重地紧盯着棋盘的,正是永乐皇帝朱棣。

灵蝠魔箫

简介: 乐漫天做梦也想不到,竟会在这里、在此时看见那个人。他正在酒楼上饮酒,他的心情坏透了。他坐在那里已小半个时辰了,居然连朝窗外望一眼的兴致都提不起来。可他偏偏在此时扭头看了一下窗外。窗外是扬州最繁华的街道,闹哄哄的尽是人。可他偏偏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人。是不是冥冥之中,有一只无形的手,将他的目光牵引到那人身上呢?乐漫天的心狂跳起来,但只跳了几下,就被沉重如山的回忆压得快窒息了。

横刀万里行

简介: “你准备去哪里?”“江南。扬州。”“你去扬州做什么?”“去做刺客。”葫芦水边鸳鸯口的一家客栈里,一个须眉皆白的老人正和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对坐饮酒。他们在谈心,谈少年的前途。老人听完少年的“志向”,不禁愕然,半晌才轻叹道;“你要当刺客?”少年微笑,笑得非常安详,“老伯您也知道,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,从七岁起我就立志成为天下最有名的刺客。”

天香血染衣

简介: 宋捉鬼是个很有名气的人,同时也是个很奇怪的人。名人大多都有点奇奇怪怪的毛病,这也无可厚非。可毛病多如宋捉鬼这样的名人,恐怕满世界也找不出几个来。宋捉鬼是南阳人,一口南阳腔,走到哪里都改不了。有一次皇宫闹鬼,河南巡抚力荐宋捉鬼上京捉鬼,果然人到鬼除。皇帝和皇后娘娘因此而特地赐宴,结果酒宴上皇帝和皇后娘娘笑个不停,几乎有失天仪。究其原因,是宋捉鬼那一口“中!中!”的南阳腔实在太逗人了。

苦情玄铁剑

简介: 惊呼、利箭、呵斥和各种大大小小的数百件暗器,也没能阻住一匹马。一匹血一般红、光一般亮的骏马。这匹马离大门还有五六里时,门楼上的哨丁就已发现,离吊桥二十文处时,哨丁们已开始大声呵斥,并立即吹响了警哨。他们已看出这匹马并没有半分要停下来的意思。马背上的骑者仍躬身伏在鞍上,看来是想不经通报就冲过吊桥、冲进大门。警哨吹响时,五十名弓箭手已将搭在拉满了的弦上的五十支利箭射了出去,射向那匹马和那名骑者。这匹马还在很远的时候,他们就已做好阻击的准备了。